144
http://upload.yanews.cn/2018/1123/1542945863553.png
首页 文化 文学

【重温红色延安故事】我们的心永远是红的

2019-03-13 12:46 来源:延安日报

七七事变后,国共实现二次合作。共产党同国民党达成协议,把在陕北的红军主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,辖一一五、一二〇和一二九三个师,刘伯承担任一二九师师长。

消息传出去后,很多人顾虑重重:“改编后,谁是领导,共产党还是国民党?国民党借机欺负我们怎么办?”作为一二九师师长,刘伯承对这些议论也有所耳闻。有一次,看到身边的工作人员愁眉不展,便张口问道:“你对改编的事儿也想不开?”

“改编后,谁来领导我们?命令由谁来下?朱老总当了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,会不会被他们架空?国民党过去多次‘围剿’我们,这次会不会借机整垮我们?”被这事儿憋了好几天了,这位同志逮住机会就把自己心里的困惑竹筒倒豆子般地吐了个痛快。刘伯承忍不住笑了,说:“我们名义上叫八路军,实际上还是红军,仍然是共产党、毛主席领导的军队。我们有全国人民做后盾,有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,在总部有朱老总指挥,在前线、在师里有我,而且很快还要来一位很有经验很有能力的负责同志(稍后邓小平任一二九师政委),国民党要搞阴谋,是指挥不动我军的!”

“(我们)参军就是为了打国民党反动派,打来打去,我们也成了国民党军,有这样革命的吗?”“蒋介石多次‘围剿’我们,逼着我们爬雪山、过草地,我们损失那么大,这仇能了吗?”刘伯承耐心地听着战土的抱怨和不满。他明白,广大干部战土心中的不满情绪,是改编过程中最不好解决的问题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在正式宣布改编的前一个晚上,刘伯承专门开了个动员会,做战土们的思想工作。突然,刘伯承的讲话被一个同志打断:“我不干!”大家看,原来是司令部里的一个同志,他不顾周围人的制止,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,继续喊着:“我宁可回家当农民也不穿国民党军装,戴青天白日的帽子!”

刘伯承见状,对他无视军纪的行为非常生气,断喝一声:“意见可以讲,但军人不能不要纪律!”然后,他缓下语气,表情严肃地环顾着在座的战士们,缓缓地说道:“我也不愿意穿国民党的军装,但是,大敌当前,我们必须齐心合力抗日。不把日本侵略者赶走,我们就不能生存。都闹回家,谁去抗日?要识大局,不能因个人好恶,而不顾国家民族的利益”。

打了20多年仗的刘伯承,深知思想工作的重要性。于是,他和师里的其他领导分头去直属部队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。经过他们的耐心教育和说服,绝大多数战上的情绪都稳定下来,大家都对改编也有了正确的认识:虽然改编了,但是依然是共产党的军队!为了抗日,为了救中国,连牺牲都不怕,还有什么可顾虑的?就连那位吵嚷着要离开部队的同志,情绪也恢复正常,难为情地说:“要是真让我离开红军,我才不干呢!”

1937年9月6日,在陕西三原县城以西的石桥镇,一二九师召开了赴抗日战场的誓师大会。

那天,天空飘着小雨。刘伯承骑马赶到誓师现场时,身上的衣服已被淋湿。他看到队伍正在往会场外面走,就勒住了马问原因。当他听到因为下雨要把誓师大会改期时,刘伯承坚决地说:“不行!军人嘛,就是要风雨无阻,定了的就不能随便改。今天是我们出师抗日的誓师大会,更不能改,要按时举行!”

雨越下越大,已经45岁的刘伯承,浑身被雨淋透了。随行人员忍不住从背后给他悄悄披了一件雨衣。

察觉到的刘伯承立刻皱眉道:“你知道为将者应当‘冬不衣裘,夏不张盖’吗?”随行人员听懂了刘伯承的意思,一边取下雨衣,一边回答说:“与众同也!”

刘伯承笑着说:“我过去同你们一起打蒋介石,现在我同你们一起抗日。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。现在下雨,大家一起熬嘛!”

刘伯承以身作则,深深感染了全体指战员。大家都站在雨里,听着刘伯承的誓师动员。尽管雨势一阵急过一阵,雨点打在人的脸上身上一阵阵疼,然而整个会场秩序井然。

刘伯承在雨中向现场的官兵们讲述了全国的抗日情形,然后谈到了军队改编问题。他说:“经过我们共产党的努力,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起来了。我们共产党人要把祖国和人民的利益看成最高的利益。现在大敌当前,国家民族危在旦夕,我们要把斗争的矛头指向日本帝国主义。为了抗日救国,挽救国家民族的危亡,我们要把阶级的仇恨埋在心里和国民党合作抗日。从今天起,我们这支工农革命军就是第一二九师!”

说到这里,他提高了嗓音,激动地说:“同志们,换帽子算得了什么?那是形式。我们人民军队的本质是不会变的,红军的优良传统是不会变的,我们解放全中国的意志是不会动摇的!”

他边说边用手拿起一顶缀着青天白日帽徽的黄色军帽,用手指着说道:“这顶军帽上的帽徽是白的。同志们!为了教中国,暂时和红军帽告别吧!”

然后,当着全场官兵们的面,他缓缓地摘下了头上的红军帽,把那顶青天白日军帽戴在头上。“换帽子!”一声凝重的命令响彻全场。

在雨中,大家沉默着,依依不舍地摘下了军帽,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挎包,然后戴上国民党军帽。全场一片沉寂,唯有哗哗下着的大雨……

指战员们心里虽有疑惑,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红军帽换成了青天白日帽。看到这些,当地的老百姓却慌了:衣服帽子都换了,难道也要变成跟国民党军队一样了吗?

刘伯承把这些情况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他要求指战员们跟以前一样帮助老百姓做好事儿,不占老百姓的便宜,向老百姓宣传统一战线和抗战。战土们跟房东大妈大婶说:“听说很多老乡对我们怀疑了,我们真急啊!恨不得把胸膛扒开,让他们看看,里面的心是红的,还是黑的。”

一位大嫂听了这话后,笑着说:“住在我们家的那个高个子(刘伯承),数他官儿最大,可他还穿着带大补丁的裤子,发下那么好的官服都没有穿。你们啊,还是穷人的队伍!”

一二九师在刘伯承的领导下,按照原定计划,顺利东渡黄河,奔向抗日前线。临行前,战士们把老乡家的房子打扫得干净整齐,丝毫不损害老百姓的利益。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做到了虽然穿着国民党的军服,但“我们的心永远是红的”!(选自中国延安干部学院《红色延安的故事》)

责任编辑:郑旎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