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4
http://upload.yanews.cn/2017/0912/1505185843843.jpg
首页 房产 房产资讯

房价现松动 离降价潮还有多远?

2018-04-20 09:32 来源:延安日报

商办楼盘非七折卖不动 竞争激烈区域住宅售价回到2016年水平 到底是需求出了问题还是开发商缺钱

房价现松动 离降价潮还有多远?

万科长租公寓月租1.5万的新闻以及各种分析在过去一周里成为热议的话题。为了蹭热点,甚至有竞争企业用“贵着租VS便宜买”来推销总价与万科长租公寓10年租金相去不远的住宅产品。但细心的人们发现,大家在“喊打”万科长租公寓的同时,新房售价已经在悄悄发生变化,所以才有了“贵着租”与“便宜买”的对比。而“便宜买”的背后是热点区域楼盘的实际降价动作,部分纯商品房的直接降价则被视为大面积降价潮来临的前奏,门头沟、孙河这些竞争激烈的热点区域自然成为急先锋,而重灾区中的商办项目更是不得不含泪大甩卖,以换得可怜的销量。

2018年,楼市降价潮能否来临?据业内专家表示取决于两个方面,一是开发商融资渠道受阻,不得不靠降价换取现金流;二是需求端发生变化,买房人由于各种原因无法买房。两者兼具,则降价潮将成为大概率事件。

库存创4年新高,商办房打七折出售

“难卖!九折基本卖不动,打七折才有人买。”房山长阳某商办楼盘销售负责人感慨如今的商办房太难卖。自去年3月26日,北京市政府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商业、办公类项目管理的公告》,严控商办项目一年来,市场急冻,销售骤降,库存激增至45878套,北京商办市场犹如大病一场,至今未见病愈的征兆。

房山是北京商办类项目比较集中的区域,目前有万科中央城、绿地诺亚方舟等多个项目的商办产品在售,区域库存压力极大。

“我们现在的售价在30000元/平方米左右,不到前期产品售价的七折。”该负责人说,项目主力套型的总价只有150万左右,与北京一套普通住宅的首付相当。加上项目紧邻地铁房山线长阳站,周边商业配套都已经成熟,这些优势相加才打动了一直观望的购房者。

位于房山大学城的某楼盘当下的售价为25000元/平方米,据了解该项目一季度签约198套。据其负责人介绍,这一数字并不意味着商办市场的回暖,只是项目在经过长期推广之后,安排的一次集中签约,而去年三、四季度项目的成交几乎为零。

个别楼盘的表现,并不能掩盖北京商办市场的整体颓势。统计数据显示,自3·26调控以来,北京商办项目网签量仅为3589套,较调控前一年成交的67013套,跌幅超九成。而与成交冻结相反,去年北京商办供应套数突破2万套,同比增长32%。供多售少,商办项目库存激增近三成达45878套,创下4年来最高值。

更让业界担忧的是,商办市场库存还有增加的趋势。好租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匡健锋表示,尽管去年新开工商办项目有所缩减,但就未来4到5年的趋势看,去库存的压力将会愈加明显。

而二手商办难出手,也让一些潜在的商办买家望而却步。“这一年我们店做的几乎都是租房业务。”北京像素小区的链家门店业务员向北青报记者表示:“二手交易全年不过几十套,靠卖房根本养不活自己。”北京像素此前的二手房交易异常火爆,高峰时曾有近20家中介门店在此经营。3·26商办调控之后,成交骤减,不少中介关门,留存下来的也以租赁业务为主。

北京像素只是商办二手市场的一个缩影。二手市场的停滞,直接剔除了此前商办项目“低买高卖”的浓烈投资属性,转为自用和出租。二手商办项目的价格随之大幅缩水。据中原地产的统计,从平均价格看,商办市场二手房价格已平均下调超过30%,部分二手房商住甚至出现了价格跌幅超过40%。

降价与变相降价齐现市场 有的项目价格回到2016年

如果说房山是商办的重灾区,那么门头沟则是住宅楼盘的主战场。与其他区域产品类型百花齐放不同的是,该区域是改善盘扎堆区域,各个项目产品、户型都差不多,十几个大型房企进行着白刃战。绿城京西燕庐、中骏西山天璟、永泰西山御园、电建金地华宸、华远裘马四季……

在去年3月17日之前,门头沟区域由于众多利好,该区域成为改善型需求的主要去向。毕竟1000万以内总价的楼盘在北京各大热点区域并不多见,因此每个项目都不同程度热销,部分品牌房企项目的售价一度突破7万元/平方米。

而如今局面则大不相同,在扛了整整一年之后,一度犹如坚冰的门头沟房价终于出现松动。

首先降价的是上文提到的某北京老牌企业,这个在门头沟板块产品品质、户型搭配、品牌美誉度都不占优势的楼盘,在去年年初价格与绿城、中骏的楼盘价格相差无几,都处在6万元/平方米以上。而不久前,该项目价格已经下探到了5万元/平方米出头,每平方米降幅在万元以上。而与之相距不远的另一楼盘降幅也达到万元。

据知情人透露,这两个项目敢于降价,主要原因就是当初拿地的成本低,前期早就收回了成本。而其他项目之所以不敢降价,都是在前两年拍下的地王项目,楼面地价基本都迫近3万元/平方米,降价就意味着损失利润甚至赔钱。

与拿地成本低的楼盘直接降价相比,还有企业想出了变相降价的办法:增配。即加料不加价。在整个市场为了控制总价纷纷精装改毛坯房的时候,门头沟电建项目今年主推的185平方米院墅不惜牺牲掉部分利润,将毛坯换成精装用以满足购房者的需求,效果果然不错。虽然该项目做了部分让利,但却实现了现金快速回流,与另外一个项目一期,完成了15个亿的销售额。

而在另一个热点区域孙河,新项目一出手就是“低姿态”,600万置业孙河,挺进中央别墅区。这个由几家房企联袂出品的楼盘,最低90平方米,单价6万多,精装修。直接刷新了孙河区域新低。在中央别墅区,公寓是稀缺产品,整个中央别墅区,公寓产品新盘也只有龙湖景粼原著、长江实业誉天下等少数几个。而该项目总价600万的标杆效应也就此产生,接下来区域的公寓必须得拿出“周边项目比较法”来参考定价了。

有关人士指出,开发商现在只有靠以价换量来维持企业运转。现金流是一个企业的命脉,比利润重要得多。去年排名前五的某房地产企业,以一个销售额超高的项目得到了业内认可,但实际上,这个十几万平方米规模的项目,最后的利润也就价值十几套别墅的价钱,开发商日子难过可想而知。

“钱途”堪忧 开发商四面楚歌

一位建材商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透露,他接到常年合作的房地产公司内部好友电话,直截了当对建材商说公司的工程就别接了,理由是“今年公司钱太紧张了,估计给乙方结款会非常困难”……

这个来自第三方的“爆料”足以管窥目前房地产公司面临着的窘境。有关专家指出,开发商面临着四个难以破局的问题,每一个问题都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首先,“钱紧”升级,开发商将面临更大的融资挑战。

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去年指出,金融对于房地产的支持力度会大幅缩减。房地产“小年”的状况会从2018年持续到2020年。

今年以来房企的融资渠道已经严重收紧,很多有能力的房企都选择成本更高的海外融资了。而在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会议中已经明确强调了“国家鼓励地方政府把更多的钱投入到实体经济中去”,其言外之意就是房地产等贷款要严格控制,少贷或者不贷。历史上看房价其实就看房地产信贷,2018年也如此,信贷减少,房价肯定明显下调。

其次,土地合同执行大检查与限价政策双管齐下,开发商必须尽快推盘。

国家有明确规定,若土地出让后闲置一年,收取相当于土地使用权出让金20%以下的土地闲置费;满两年未动工开发的,可以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。但近年来,开发商囤地、拖欠地款屡屡发生。仅北京方面,2017 年公布了389个在途商品房项目清单。同时,“限价”政策已经蔓延至全国,在土地合同大检查和“限价”的双管齐下之下,开发商必须尽快开盘,但又面临限价,因此,加快推盘成为唯一选择,尽管是在牺牲利润的前提之下。

第三,投资客离场,客群减少。

在某种意义上讲,投机和投资是画等号的。在房地产市场上,投资客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,从最早的山西炒房团、温州炒房团到后来的普通百姓把多余的钱放在楼市里避险,都带来了房价的高涨。但如今,全国50多个城市限购限售,已经向炒房者关闭了大门。环京的燕郊、固安、香河等地更是降温明显,有些楼盘甚至出现了腰斩的情况,投资炒房等行为损失惨重。

第四,三四线城市口子如果扎紧,开发商最后的防线将失守。

很多开发商目前都将目光盯着三四线城市,所谓布局也好、战略也罢,其实都是在为即将失守的一二线城市寻找替代品。2017年排名前四的房企都是布局三四线城市的领先者,且销售额都达到5000亿级。但随着超过2/3的三四线城市目前库存已经低至10个月左右,今年三四线或将是调控的重点。如果真是这样,房企将失守最后的阵地,各地的降价潮很可能将接踵而至。(记者 张舰)

责任编辑:许敏

http://upload.yanews.cn/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